首页 我俚无锡 无锡MM 江南拍客 无锡宝贝 教育升学 小记者 娱乐 数字报
首页 我俚无锡 文化头条 正文

傅焕光与无锡的前尘往事

字号: 2016-01-04 13:01 来源:江南晚报 我要评论(0)

傅焕光

对于大部分无锡人来说,傅焕光这个名字稍嫌陌生。但在中国近代农林史上,傅焕光的名字却如雷贯耳,被称为“绿化之父”。他最小的女儿傅甘就生活在无锡。因为傅甘,有关傅焕光与无锡的一些点滴过往,如今才为人所知。

傅焕光与无锡的因缘际会

傅焕光是太仓浏河镇人。傅甘说,在明朝,祖上是督师公,著名武将傅有德,明亡,后代不入清室,颇有民族气节,隐居在太仓浏河口,这里是郑和下西洋的起航处。她的爷爷是一名医生,还兼开着米行,算是有实业的人家。但经常有当兵的人到米行买了东西不给钱,最终拖垮了这个还算富裕的家庭。等到傅焕光开始读书时,家中已破落了。幸运的是,那时傅焕光遇到了唐文治。唐文治对这个读书刻苦的后生另眼相看,并把他一路带到上海南洋公学附小读书。后来傅焕光从南洋公学毕业后考取去菲律宾大学学习农林技术。傅甘说,这是当时南洋华侨资助所赐,当时菲律宾是美国的殖民地,由美国人筹办的这所大学在农林方面相当不错。

可以说,因为唐文治,傅焕光才有了学习、深造的机会。所以,他的一生对唐文治极为尊重,心怀报恩之心。唐文治在无锡国学专修学校任校长,傅焕光一生也因此与无锡有了更多交集。

无锡自然、美丽的太湖一望无边,气势磅礴、浩瀚的风景也深深吸引了他。消除太湖的水灾则是傅焕光一直关注的。1921年3月《森林》杂志著文《推广苏省森林之商榷》,关于全省造林问题。在提到在无锡时,他建议在无锡的惠山、太湖七十二峰、宜兴的龙池等地,由官方出钱来,大力推广植树造林。他认为,应在太湖水源上游、山区植树造林。防止太湖水灾。

傅焕光的妻子钱慧忠虽是太仓人,但后来肺病去世,墓地就在鼋头渚的宝界山一带。傅焕光的后一任妻子,是江阴文林人,她就是傅甘的母亲包菊仙。傅焕光一生从东到西,为中国的农林及水土保持事业而忙碌,傅甘是他最小的女儿,因生在甘肃得名。傅甘后来则在无锡轻工业大学读书,最后在无锡定居。

无锡多地余有傅焕光赠予的树木

在《唐文治的年谱》中有记载,1937年的2 月20日,“花朝日,宝界桥新校址行植树礼。适值大风雨雪,余先至茹经堂。午初刻,诸同人、同学均会集。餐后,雨略止,即赴对岸植树,约共四百余株。半桃半柳,皆傅生焕光所赠。”傅甘介绍说,傅焕光是中国3月12日植树节的倡导者,当年他要主持南京中山陵的植树仪式,所以提前在无锡植树。傅甘说,由于桃树和柳树本身的存活年限,现在宝界桥一侧的双虹公园处,还剩八九棵大而粗的柳树。

傅焕光当年从国外引进了1300多种约数万棵植物,是最早的世界植物学会理事,为建中山陵园和中山植物园,引进很多树木花草。这些沪宁线上都有种植,其中有不少树木也被引种到无锡。傅甘说,羊腰湾的三中,是一所漂亮的园林学校。校内曾有一棵巨大的雪松,下面还有一个碑,傅甘说,刻有“1927年”字样的石碑,就是傅焕光送给高阳的。有记载,傅焕光曾经送高阳700余棵树木花草。可惜的是,约2011年时,傅甘再去三中寻找此树时,因道路拓宽、移植,树已死,只有一个底座,石碑也没有了。除此以外,无锡的老政协、商会等旧址地都有非常高大和古老的雪松,都是从英国引进的。傅甘表示,这些都是傅焕光引进至中国后,分送到各地的。在今天看来,雪松并不是什么稀罕的树种,但是在20世纪初期,雪松据说要用黄金来购买,很难种植。傅焕光将此树引进到中国来以后,和他的团队研究了很多方法,终于使雪松在中国变成一个常见的树种。

另外,傅甘说,鼋头渚还有一棵大王松,是傅焕光1928年从美国引进过来的。2005年时,她到鼋头渚去寻找这棵松树,园林局的同志告诉她这棵树已经死掉了。除此以外,傅焕光还从日本引起了龙柏、樱花等品种,多地均有种植。

很可能是阳山水蜜桃引种人

前不久,荣德生先生诞辰140年纪念会上,提及1936年有一个太湖风景计划。在傅焕光1921年文集里,也有对无锡“广种树木以点缀之风景”的建议,可见傅焕光与这太湖计划有关联,但更加详细的资料傅甘还没有时间去找。傅焕光与荣德生,均为国学专科学校校董,一直有着友好往来,南京有梅花山,无锡有梅园,两者必有渊源。傅焕光的学生,北京林学院陈俊渝教授、著名梅花专家,曾在在中山植物园工作过。前些年,无锡梅园也请他来梅园指导工作,并在梅园留下不少书作。抗日战争,傅焕光在大西北天水搞水土保持,荣德生在宝鸡办面粉厂。1946年,傅焕光从美国回来,荣德生托傅焕光把两个在美留学的儿子一起带回。

当时傅焕光把妻子钱慧忠葬于宝界山,在宝界山和同学们一起建唐文治别墅,都是为了增加太湖和周边人文元素的举措。

1935年,学生出资为唐文治70寿辰所建的茹经堂在宝界桥畔落成。茹经堂的设计者是江应麟(唐文治交大学生)。傅甘表示,以前母亲曾说过这处讲学之所主要的出资人是包括傅焕光在内的8名留学生。傅甘说,去茹经堂,她都觉得和南京的美龄宫非常相似。茹经堂周边的鼋头渚,包括王昆仑故居,曾有一些绿化,桂花树和石桌、石椅,也和南京励志社非常相似。而美龄宫的绿化是傅焕光主持的,茹经堂周边绿植类景观设计也应出于傅焕光之手。

另一个一直未经证实的猜测则是傅焕光造就了无锡水蜜桃。前些年,傅甘看到无锡某报上有一篇报道说,阳山原本就有毛桃,20世纪20年代后期从浙江奉化引进奉化桃,改良了阳山毛桃的品种,再加上阳山本身独特的地理环境和气候,阳山桃才开始名声远扬。她表示,当年宋美龄特别喜欢吃南京陵园的西瓜、水蜜桃、蟠桃,每每上飞机都会带上些。奉化有所武岑学校,是国民党为辛亥革命和北伐战争中牺牲将士子女所办的遗族学校的分校。学校种植的桃子、风景、园林,园艺、都由傅焕光主持筹办,这是有记载的。后来,中山陵园西瓜,水蜜桃也是傅焕光在中山植物园研究的成果。南京的陵园西瓜、水蜜桃曾非常有名,直到文革后才消失。傅甘表示,大浮和阳山的优秀水蜜桃很可能是傅焕光当年引种而来。

曾营救过无锡籍的革命人士

国民党去台湾时,傅焕光并没有离开大陆,很多人劝他留下,他的确也与很多革命人士关系密切。傅甘说,堂哥傅文毅是交大地下党。

上世纪八十年代,傅甘找到了林立。据林立回忆,1932年,她年仅18岁的弟弟凌匡参加共青团被捕。林立是由傅焕光筹办的遗族学校的教员,经常看到傅焕光陪着宋美龄到学校来视察,就请傅焕光帮忙营救,并告诉傅焕光,弟弟在无锡国学专修学校读书。傅焕光很快帮忙保释了凌匡,还有其他几位革命人士,其中包括一名无锡书店老板。1935年,林立到上海干革命,其一位革命朋友被捕,就是她以后的丈夫——马宾。她再次托傅焕光前去说情保释,也顺利救出了人。林立说,当年傅焕光希望其去读金陵女子大学,知道其家贫,愿意供其读书,希望她能成为吴贻芳、俞庆棠式的人物。

傅甘说,父亲在解放后把自己的财产都捐了出去,平时他也为人非常大方,投奔者众多。有人生病,他给钱接济;职工结婚,他送生活用品。而诸如黄炎培一度有难,他送钱并安排其在森林考查团工作。他资助马宾、林立等人去苏区或国内外求学,自己的生活却十分节俭。

他的学生中,有不少无锡人。如无锡籍的农林专家裘维藩、叶培忠等,都是他一手培养起来的。(黄孝萍 文/摄)

  • Tags:傅焕光

    责任编辑:冯光明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搞笑

    • 震惊

    • 难受

    • 有用

    • 无奈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