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数字报
首页 我俚无锡 读城 正文

毛泽东“点赞”过的烈士周水平

字号: 2015-04-27 10:15 来源:江南晚报 我要评论(0)

周水平烈士(1894-1926年),江阴顾山人,曾留学日本东京,1917年无锡省立第三师范毕业。1924年第一次国共合作时加入国民党。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7月受党指派回江阴开展抗租斗争,成为江苏省农民运动先驱,是毛泽东著作中曾提到过的两个无锡人之一。1926年1月被军阀杀害,是无锡最早为革命牺牲的志士,国共两党都追认其为烈士,国民党元老于右任还曾为其写墓碑。

痛恨社会不平:改名水平

周水平读了卢梭的《民约论》、达尔文的《进化论》等书后,汲取各种新思想,探求救国方略。他认真研究了孙中山的“联俄、联共、扶助工农”三大政策和新三民主义,觉得有了奋斗的目标。1924年正逢国共第一次合作,他参加了国民党,成为左派。当时在川沙师范任教的他,热情地投入筹建国民党川沙县党部的工作。孙中山逝世后,他在川沙发起“总理追悼大会”,并发表演讲。“五卅”惨案后,他主持川沙国民外交后援大会,抗议帝国主义暴行,募捐救济死难工人家属。“水平”这个名字的由来是什么?一次周水平感慨地说,读破中外革命史,哪一件不是为了不平而起呢?自己的父亲大概是个新社会主义家,为自己起了“树平”这一名字,大约有见于社会太不平,所以希望孩子要树之以平。有人见我生性刚直,就叫我“刚直”,而我自知担当不起这两个字,有时不免要委屈,于是叫“南山”、“北江”,换了四五次。现在想来还是树之以平好。但是平要平到怎样才好呢?我想最好要平到真平,真平又不如水平。日本有个“水平社”,物理学上有水平线。可知这“水平”两字倒着实有些意思,所以后来把自己的名字便改成了水平。朋友们听了不住点头,大家谈起社会不平之事,个个义愤填膺。

创办《星光》报刊:蚀破社会黑暗

当年周水平对大家讲,啥叫民国:“夫所谓民国者,必须为民有、民治、民享者也。”这就是孙中山先生的民族主义、民权主义、民生主义。周水平曾写了《敬祝世界无产阶级万岁》等文章,还和农民兄弟商议办“佃户合作自救会”,但当时没人敢发。改革社会的精神难道就此遭受扼杀吗?不!周水平不甘心!决定自己来办报,针对社会不平之事,痛痛快快地陈述自己的想法,身边的热血青年们知道后一致表示拥护。

周水平宣讲了《星光》的宗旨:不畏强权驾驭,要驾驭强权,这是我们唯一的口号!我们星光弥漫着公道的真情,蚀破社会黑暗!我们星光充满救难的佛力,为被压迫的同胞奋斗!我们星光怀抱着度人的赤诚,协力打倒侵占民权的绅阀、学阀,以及一切凌暴欺人的侵占阶级!《星光》出刊了,它划破了夜空,照亮了乡村大地!“佃户合作自救会”也应运而生。

1925年11月7日,江阴顾山沈舍里周神庙庙会,唱完庙戏,按当地民俗地主开始收租。那天,澄、锡、虞三县邻境农民前来赶庙会、看社戏。可戏唱着唱着,锣鼓忽然戛然而止,只见一个戴眼镜、着长衫的青年跳上了戏台,他便是周水平。

上个月,他在《新江阴报》新闻记者招待会上宣布成立“佃户合作自救会”,并公布了该会简章:“本会宗旨在减轻租额,改良农业,增进农民生活,发挥互助合作精神及宣传文化,以期社会改进之实现”。“田业公会”是有产阶级的结合,“佃户合作自救会”是无产阶级的结合,各为自己谋利益。他圆睁双眼,大声疾呼:“种田人听好,现在顶顶吃亏的是各位种田人。起早磨黄昏种熟后,收租人用大称、大斗量,弄得种田人没饭吃,还要欠一屁股债。现在有个佃户合作自救会,你帮我,我帮你。比如还租,收租人要收八折九折。遭天灾虫伤还不起,大家开会推代表和收租人谈判减租;如收租人不答应,大家就合力同心一个也不还租……各地农民如云而起,反对为富不仁的劣绅大地主,一致要求减租。”

周水平还和群众一起粉碎了“钱洋折合”阴谋,轰动一时。民国初每银元值800文铜钱,至1924年已经到了2500文左右。“田业公会”有回赎田产的所谓“钱洋折合法”,规定佃户回赎田产时,必须交典田时的银洋数,使佃户每银元吃亏千文左右铜钱。周水平在《星光》上发表了“所谓钱洋折合”、“辟钱洋折合”、“反对钱洋折合”等文章。还利用唱本谱写,普及《种田人听好》、《农民协会有力量》等广为散发,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那个法案成了一纸空文。

刑场上诀别:我为了多数贫民而死

一位收租人读着周水平的《齐卢交战时江阴遭劫说》中“各尽所能,各取所需,这是一个最公平……的人生观”时突然狂叫:“赤化赤化,简直是共产党的言论,给他按上个‘鼓吹共产’的罪名,不就可置于死地么!”“乃有顾山乡……周水平,近竟鼓吹共产,到处演说……又在星光报刊上鼓吹。兹值各乡开庄伊始,更广发传单,四处煽惑……实为宣传赤化之铁证……速密拘到案,尽法惩办,以遏乱萌。”乡绅地主的所谓联名信告到了县衙。

周水平气宇轩昂挺立在法庭上,针对所谓“赤化过激”罪名驳斥:“这是想象名词,什么意思,辞书上无可查,旦刑律上更无正条,应不为罪,何况又是任意砌造的呢?”

1926年1月13日,军阀孙传芳命令各县预借民国十五年冬漕,每石1元5角。江阴县参事员联名致电借漕会议,请求“严办领导抗租、导致合县绅富秋租籽粒无收,无法预借冬漕”的周水平。

1月17日凌晨,朔风狂号。江阴市桥北堍刑场上,周水平发出动人心魄的诀别之言:“我叫周水平,非盗非匪,为了多数贫民而死,死也无恨!”

烈士为社会之不平而奋起,虽然倒下了,但是他的行为震撼了多少农友的心!江阴星社、佃户合作自救会联名发起《鸣冤宣言》,国民党江苏省党部发表《告全国民众书》,国民党上海特别党部、上海总工会等致电孙传芳,痛斥其罪行。毛泽东于1926年10月15日的《向导》周报上,发表了署名润之的文章《江浙农民的痛苦及其反抗运动》,介绍了周水平的事迹,高度点赞了这位为农民解放运动而壮烈牺牲的先驱。

  • Tags:毛泽东 烈士 周水平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搞笑

    • 震惊

    • 难受

    • 有用

    • 无奈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广告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