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数字报
首页 我俚无锡 书苑 正文

寒假览书小记

字号: 2014-02-08 13:46 来源:江南晚报 我要评论(0)

寒假已临,稍得闲暇清净。除继续我的一项旷日持久的撰作计划外,亦得翻览一些“闲杂”之书。其间偶有所感所思,则学习借鉴孙犁先生《书衣文录》、黄裳先生“黄裳题跋”等写法,聊书数语,以与书友共享。

《钱穆先生学术年谱》,韩复智编著,中央编译出版社2012年3月版

此书计6本,183万余字,可谓煌煌大册。编著者韩复智,乃宾四先生晚年台湾素书楼中之弟子,亲承教泽五年。此书于每年之中,分列国内大事、事略、著述三项。而于著述一项特详,编著者将宾四先生一生极为宏富的著述要点,分置于每年之中,使读者可以了解其一生学术、思想的演进历程,此一项占去了本书绝大部分的篇幅。惟“事略”一部分太过简略,多据宾四先生《八十忆双亲》、《师友杂忆》等写成,远未称详密周备;且《八十忆双亲》、《师友杂忆》乃宾四先生晚年凭记忆而撰成,细节上的误差甚多,亦亟需考辨厘定。

《棔柿楼杂稿》,扬之水著,此为《开卷书坊》第二辑之一种,上海辞书出版社2013年6月版

早年《读书》的几位编辑如赵丽雅、杨丽华、吴彬、贾宝兰等都是女性,且都是低学历;其中的赵丽雅更是王府井果品店拉货的卡车司机出身,洵为当代文化史上一道奇异的风景。赵丽雅就是扬之水,近年她如火山喷发,著述产量惊人。舍间购藏的《诗经名物新证》、《终朝采蓝》等都是研究古代名物的专著,属专门之学;而本书如作者所言,是本“名副其实的杂稿”,最宜轻松闲读。书中写人(所写的如谷林、王泗原、金克木、杜南星、王世襄、辛丰年、孙机等,都是一些让我们心向往之的人物)说事,皆醰醰有味。这种味是在传统文化中浸淫日久所酿成的一种醇厚韵味,是一种老《读书》的味。而《读书》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以迄今,则已不复有此味矣。

《钱锺书生平十二讲》,钱之俊著,上海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年11月版

钱之俊先生述钱之文,陆续读过一些;近时在《中华读书报》上见李洪岩先生为文推介,方知已结集成书。乃去新华书店觅此书,经电脑检索知仅余一册,却遍寻不着,还是店员帮我在一不起眼的角落找到,这点小小曲折,却正是淘书者的乐趣所在也。

三数十年来,治钱之论著甚夥;但因种种原因,对默存先生个人生平史、学术史的研究,仍有许多蔽遮之处。此书对第一手资料的发现,应该说并不多;但作者先生对大量已出之论著文献细细比勘,爬罗剔抉,钩沉发覆,往往能别具手眼,对一些“蔽遮之处”作出令人信服的分析解释,此为本书之最大价值。

由此受到启发,拙著《无锡时期的钱基博与钱锺书》之外,我历来谈三钱(钱基博、钱穆、钱锺书)的单篇文章长短也已有二三十篇,且自信亦有一定价值在,或亦可编为一小册也。

《王元化晚年谈话录》,吴琦幸著,上海人民出版社2013年8月版

藐予小子,学殖疏浅,对于王元化先生的学术、思想,不敢说领会了多少,但却一直喜欢读一点他或有关他的书。本书著者是当年王先生的博士生,作此访谈时,距王先生去世不到一年;因王先生年高病重,所以两人交谈的内容,不是很系统完整,有时会显得有些零散。但著者整理谈话稿时,确实是秉持了不失真、不减缩的原则,因而能使人能了解王先生生命中最后一段时光真实的所思所想。另外吴琦幸在做访谈时,有时有意导向一些专门的话题,如王先生的“三次反思”,如学风问题、治学方法问题等,这也成了本书的重要内容。

书中还有专门的篇幅谈论到钱锺书先生。学界有人称“南王北钱”,亦有称“南王北李(慎之)”者(与王先生并列的两人都是无锡人),对此王先生本人都不认同。非惟如此,尽管王、钱两人在公开场合对对方都有一些称誉之辞,私下的评价却均有较为刻厉之处,使人讶异。是耶非耶,只能留待后之贤哲评说了。刘桂秋

  •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搞笑

    • 震惊

    • 难受

    • 有用

    • 无奈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