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数字报
首页 我俚无锡 讲述 正文

我经历的无锡古琴二十年

字号: 2013-10-21 10:44 来源:江南晚报 我要评论(0)

吴炯近照

今年1月,由无锡古琴研究会保护申报的“古琴艺术”列入“无锡市第三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已经是世界级非遗的“古琴艺术”为何会成为无锡市级非遗,本栏目这次邀请“古琴艺术”市级非遗传承人吴炯讲述他二十年多年来传承无锡古琴的亲身经历。

民国无锡名家名琴不少

中秋节前,笔者和往常一样去祝世匡老师家看望94岁的师母,还看望了87岁的徐耀增先生,把今年古琴成为无锡非遗和举办《古琴真意》音乐会的情况告诉了他们。聊起往事,两位老人异常感慨。

这还得从“无锡古琴研究会”的成立讲起。1992年9月,吴炯经徐耀增介绍到祝世匡老师门下学习古琴,从此认识了一批老先生,他们曾在1984年筹备“无锡市古琴研究会”,其中有天韵社在锡唯一的成员沈达中,今虞琴社成员吴啸雄,“南鼓王”朱勤甫之子朱寿庆,以及“华光国乐会”的黄宏若等老先生,祝世匡正是他们的核心人物。当时已经78岁的祝老,经常带着吴炯和师兄顾志明到老先生家去串门,学琴之余,也了解到民国无锡的古琴状况,这以后成为笔者编撰《无锡历代古琴事迹辑录》民国部分的第一手材料。

民国无锡琴家的藏琴,也是无锡琴史的一部分。在祝世匡老师那里,吴炯拨弄的古琴,正是吴士龙、吴啸雄父子的明代古琴“太古音”,此后又长期使用祝世匡的明琴“龙咏”,弹过天韵社沈达中的清琴,在天韵社赵宽家试奏过其父赵鸿雪的宋琴“龙吟虎啸”,后来此琴为董欣宾购去,在2004年的拍卖会上以385万元成交。此外,笔者还弹过“十不拆”之一王云坡的元琴和徐文卿的清琴等。

老一辈故去后,直到2006年无锡古琴研究会成立前,又将这些材料逐步作了整理,以《天韵社、祝世匡与无锡的古琴》等文章首次向社会公布了这些无锡民国以来的古琴传承和抢救史。

学古琴难在觅谱

古琴以琴谱奇特著称,祝世匡教琴很有特点,他在教徒弟识谱弹琴时,常用启发性的比较来让学生思考技巧的细节。当时觅谱不易,二十年前笔者所用的古琴谱,有祝世匡用毛笔抄录的,也有老先生们编辑,由庄仁荣手工刻版油印的,此外也有明清版本的古谱。当时藏谱较丰者,是琴会创始人之一的赵宽,其父就是天韵社琴家赵鸿雪,是与吴观岱同辈的画家,也是当时的无锡第一摄影家、中国“珂罗版印刷”第一人。他的古琴是家传的广陵派,曹安和称他“绝顶聪明”,琴弹得特别好。祝世匡所赠的古谱,正是赵鸿雪的原藏。

当时无锡的古琴家,很多是天韵社成员,其中就有著名琴家蒋汉槎。1994年,祝世匡给了吴炯一份他用毛笔抄录的琴歌《陋室铭》,并告诉说这是蒋汉槎创作的传世孤本,早年传于自己。此曲是无锡天韵社琴家仅存的创作,弥足珍贵。去年6月,本人将此曲在蒋汉槎父亲蒋仲怀创办的育红小学首次公演,成为一段佳话。蒋汉槎的古琴上还刻有民国古琴第一人杨宗稷的题字,非常难得。

跟着这些老先生,吴炯逐渐对民国无锡的古琴状况和天韵社众琴家发生了兴趣,这个因昆曲而结社300多年的文人乐社中有不少琴家,除了上述琴家外,还有祝世匡的老师杨荫浏,以及阚献之、沈养卿等。在沈达中家传的1962年天韵社琴人合影中,回锡休假的杨荫浏和在锡的沈达中、沈伯涛、唐慕尧、阚献之重聚在青果巷沈养卿宅中,祝世匡此时正在沈阳音乐学院,未能相聚。1998年3月,沈达中将这张天韵社琴人合影交给吴炯,并附文刊登在广播电视报上。1999年,沈老在古琴曲“梅花三弄”声中辞世。当年,每次离开沈家,沈老都亲自送笔者和师兄到大门外鞠躬道别,让人终身难忘。

  •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单页阅读

    Tags:古琴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搞笑

    • 震惊

    • 难受

    • 有用

    • 无奈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排行榜